<dl id="zqnea"></dl>
<nav id="zqnea"><span id="zqnea"></span></nav>
  • <div id="zqnea"></div>
  • <li id="zqnea"></li>
  • <div id="zqnea"><tr id="zqnea"></tr></div>
    <div id="zqnea"></div>
  • <dl id="zqnea"></dl> <li id="zqnea"><s id="zqnea"><strong id="zqnea"></strong></s></li>
    <sup id="zqnea"></sup>
  • <dl id="zqnea"><s id="zqnea"></s></dl>
  • <div id="zqnea"></div>
  • <dl id="zqnea"></dl>
  • <dl id="zqnea"></dl>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媒體聚焦

    【華商報】24歲女塔吊司機:“媽媽啊,我想了你22年,你在哪里?”

    2019-03-11    來源:西安公司     點擊量:719

        每次在120米高空一邊工作一邊俯瞰萬家燈火時就是她最思念媽媽的時刻。

        “我2歲時媽媽就離家出走了,22年,我每天都想媽媽!我想看看她長啥樣。”昨日,在陜西師范大學老校區一處工地的項目部,徐星華說著說著就哭了。

    塔吊上俯瞰萬家燈火時最思念媽媽

       徐星華24歲,原名徐星菊,西安一名塔吊司機,旬陽縣仙河鎮王坪村人。3月8日,華商報A7版報道了《24歲徐星華塔吊司機 120米高空每天呆10小時》,徐星華每天要在120米的高空獨自作業10小時。她說:“每個月7000多元能保證我生存,養活兩個孩子。”

       昨日,徐星華告訴記者,每次在120米高空一邊工作一邊俯瞰西安的萬家燈火時,就是她最思念媽媽的時刻。3月8日,她從中鐵七局灞橋區一個項目工地換到了陜西師范大學老校區一處工地。

       “你知道為什么我這么辛苦的活都干嗎?”她突然問。

       記者:“為什么?”

       徐星華:“因為我想找我的媽媽,所以要多賺點錢。”剛一開口,徐星華的淚就洶涌而出。

    小時候被欺負躲在角落流淚

       徐星華的爸爸患有精神病,經常打媽媽。在徐星華兩歲那年,徐星華的爺爺徐運策對兒媳張菊花說:“你走吧,再這樣打下去你的命都沒了。”張菊花帶著剛出生的兒子離開了村子,從此,徐星華變成了沒娘的孩子,與爺爺相依為命。

       爺爺靠炸麻花賺錢撫養孫女。上幼兒園時,徐星華看到別的小朋友都有媽媽接送,就問爺爺:“我媽呢?”爺爺說:“你媽去世了。”

       后來,親戚鄰居的話傳到徐星華的耳朵里,她知道媽媽沒有死,只是離家出走了。那時起,徐星華就有了心愿:一定要找到媽媽。

       徐星華上學時被嘲諷“沒媽的孩子”是家常便飯,有的同學還會動手打她。住校時,因為爺爺給她縫的被褥上布滿補丁,沒有同學愿意挨著她睡。每次被欺負時,徐星華都躲在角落里流淚,想媽媽。徐星華很好學,學習成績一直是班里的前十名。同學們喝過水的塑料瓶,她撿來賣了,買一袋鹽回家給爺爺。

       爸爸病情發作后就會打徐星華,有一次她又被打了。“我把自己關在房子里,拿刀片割腕,看到流血有點害怕,我不想死,因為只有活著才有希望見到媽媽。”徐星華說,“我就走出房門,讓爺爺幫我包扎。”

       后來,爸爸也離家出走了。

    15歲坐火車到河南找媽媽

       徐星華初一沒上多久就決定不念書了。“爺爺年齡大了,供我念書太難了!”輟學后她跟著表哥去工地打工賺錢。

       村里不少人說媽媽被拐賣到河南了。15歲時,在工地賺了一點錢的徐星華便買了一張開往河南的火車票。“到站后,人生地不熟,不知道該去哪兒找媽媽,身上的錢也不多,我又買票回來了。”徐星華說,18歲時爺爺離開人世,“唯一的親人走了,我更想媽媽了!”

       晚上想媽媽時她就躺在床上流淚,有時候會買一瓶白酒喝。徐星華說:“我從來不知道母愛是什么滋味,我想找到媽媽,看看她長啥樣兒。媽媽啊,我想了你22年,你在哪里?”

      村支書:查不到她媽媽信息

       徐星華只知道媽媽叫張菊花,其他信息一概不知,也沒有媽媽的照片或物品。

       3月8日,徐星華的姑父萬為海告訴記者:“她媽媽大約1米62,性格很好,很勤快。徐星華從小就懂事,希望她能實現心愿。”

       3月8日,華商報記者聯系到旬陽縣仙河鎮王坪村村支書許本學,“徐星華的爸爸是精神病人,失蹤了,她媽媽到底是離家出走還是被人拐賣,也不確定。村里統一登記戶口辦理身份證時張菊花已走了,所以查不到她的任何信息。”

       親愛的讀者朋友,如果您有徐星華媽媽的線索,請撥打華商報24小時新聞熱線029-88880000聯系我們。 華商報記者 任婷 攝影 張杰 陳團結

                              (集團公司黨委宣傳部編發)

    新聞鏈接

    http://ehsb.hspress.net/shtml/hsb/20190309/716483.shtml(3月9日A05版

    pk10的位置走势怎么看